奥恩网 ^_^ 好词好句好段好文章摘抄大全

奥恩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»网络»网络语言»

我等不了了在这给我吧&种田之鱼水相欢

时间:2021-10-14 09:54:41阅读:

  “喜……不、不喜欢。”我及时清醒,可身体却忍不住往他身边蹭。

 

  “真的不喜欢?”

 

  我说不出话来,满脸通红着点头。

 

  没有被吸食的那边丰满渴望被吮吸,于是我故意挺起右边胸口,李先生收到暗示,坏笑一声整个人压在我身上,而我也感受到了有个不一样的东西抵在我的大腿内侧。

  隔着裤子都能感受到那一块是多么的滚烫,我忍不住往下看了一眼,差点呆住。

 

 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了浴袍,全身都没有任何遮挡,身下的大东西自然也就直接抵在我的大腿根部,唯一的阻隔,是我的牛仔裤。

 

  李先生像是没注意到这一点,专心在吸奶,像个孩子一样又舔又咬,每一下都吸得很用力,偶尔会有点痛却又带着酥麻感,让我也越发情动。

 

  好舒服……

 

  我挺起胸,身体微微离开面,那份酥麻从胸口传遍全身,双腿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悄然流了出来。

 

  几分钟之后,李先生终于放过我的柔软,但事情不是结束反而更进一步,双手在我的腰上游走,发出感慨的叹息,眼神像是要把我拆解入肚。

 

  “李、李先生,咱们不是说好了只是喝奶么……”我按住他的手,声音微微颤抖起来。

 

  “来都来了,别装矜持了,啊,我知道了,你是嫌钱少是不是?这里是一千块钱,平时都可以出去买个漂亮妹妹一晚了,你收下。”

 

  说着,他把钱放在我的枕边。

 

  金钱和道德的冲击让我陷入纠结,可男人却不会犹豫,猛地拉着我往下拖。忽然被吓了一跳,刚刚尖叫完就感觉到鼻间传来一阵浓烈的男性荷尔蒙气味,我睁开眼一看,竟然是他高高翘起的东西抵在我的鼻子上。

 

  一股浓烈的檀腥味钻入我的鼻子。

 

  这个姿势……还有眼前大得让人不敢相信的……天哪!我的脸不断充血,越来越红。

 

  “快点张嘴,钱都拿了,快点。”说着,李先生把东西往我嘴边送,顶端碰到了我的嘴唇,我尝到一股淡淡的咸味儿。

 

  这种事情,我给老公都没做过,实在没法对一个陌生男人做,我湿了眼眶,恳求道:“我不会……可不可以不要?”

 

  “不是都生过孩子了吗还这么青涩,不过在床上我也喜欢慢慢来,不着急。今天咱们就中规中矩做。”

 

  见我实在不愿意,李先生放弃让我用嘴服务,而是将我的裤子脱掉。无论如何,我都不想做出对不起老公的事!

 

  这个时候,陈寿已经将我的整个人压在了床上面了,我慌慌张张的,想从他身下钻出去,不让他得逞。

 

  就在这时,我发现陈寿突然浑身一颤,连续抖了好几下,表情变得很奇怪,身体顿时松懈下来,停止了对我的侵犯。

 

 文学

  我趁机连滚带爬的跑的床的另一头,把被子扯起来包裹住自己,才有了些安全感,惊恐疑惑的朝陈寿看过去,发现他的裤裆那里好像已经湿了一片了,像是滑精了的样子,然后他之前还挺拔的那杆钢枪,已经完全瘫软,内裤瘪下去了大半。

 

 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心里满满的戒备。

 

  陈寿似乎也看出了我对他的防范,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十分尴尬的将自己的裤子穿了起来,同时对我说着:“楚楚,刚刚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,晚上喝了点酒,脑袋有些不清醒,希望你别放在心上哈!”

 

  陈寿说完了之后迅速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和鞋子,然后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千块放在了桌子上面说着:“这个是刚刚那个吃奶的钱!你收着吧,算是我对刚才事情的抱歉!我还有事,就先走了。”

 

  他说完,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了房间,背影显得十分匆忙。

 

  我能感觉出,他走的时候非常尴尬,不知道是因为身为老师,却对自己曾经的学生做出这种事而感到尴尬,还是因为最紧要的关头,他身体不争气。

 

  或许两者都有。

 

  我看着桌子上面陈寿留下的一千块钱,心里百般不是滋味,整个人感觉有些麻木了,我从没有想过赚钱竟然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,前后不到一个小时,我就拿到了六千块钱,顶的上老公累死累活一个月薪资。

 

  而在这么丰厚的报酬后面,我几乎没有任何付出,轻轻松松就拿到……

 

  不知不觉,我的心态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……

  半夜时分,我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家,老公依旧在床上熟睡着,似乎根本未曾发现我离开过一样。

 

  偷摸观察了一下后,我悄悄的把包包里的六千块钱取出来,藏进了衣柜,这个钱我暂时不打算让老公知道,不然他要是问起来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 

  最好的办法就是先瞒着他,明天办张新的银行卡,自己先存起来。

 

  第二天老公很早就去工地上班,因为他的老板接的这个工程比较赶,最近一个月都是起早贪黑的忙,累的不行。我像往常一样,把六个月大的儿子喂饱之后,就送到婆婆那里,让老两口帮忙照顾。

 

  回来把房子稍微整理收拾一下,看看时间已经十点了,平时这个时候,我已经出发前往陈寿家里。但是,今天我特别纠结,不知道还要不要再去,昨晚陈寿对我的行为已经处于危险边缘,再这样下去,有可能会出事!

 

  我不认为陈寿每次都能把持的住,隐约能感觉到他对我是有非分之想的。

 

  但是,辞职的话,再想找到这么高薪的兼职根本就不可能,我这个算是私人介绍,家政公司挂牌的那些兼职一般也就只有三千到五千的样子。

 

 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,张玉萍突然打来个电话,我吓了一跳,还以为她发现了什么,硬着头皮接了,才明白她只是通知我要带着安安去娘家住几天,让我这段时间不用去上班了。挂断电话,我松了口气。心想这样也好,缓几天再做决定,不然陈寿再有什么过分要求,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 

  但我没想到,下午我刚准备去银行办张新卡把那六千块钱存起来,我妈突然带着我那个不学无术的弟弟肖山上门,我把她俩迎进屋里,我妈脸色很不好,我刚想问什么事,她就主动开口了。

 

  “楚楚,家里还有钱吗?拿三万给妈用用。”

 

  她张口就是要钱,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实际上我每个月都会给父母打两千块。这事老公也知道,他一直没说什么,不过我知道他心里肯定不舒服。

 

  但是这次我妈张嘴就要了三万,我自己哪有这么多钱,委屈的说:“妈,这个月的两千不是给您了吗?”

 

  “怎么着,嫌我跟你要钱了!?”我妈向来脾气泼辣,闻言直接就发作了:“你是我闺女,老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容易吗,你现在嫁人了,还准备不想养我了咋滴?”

 

  “不是,您瞎说啥呢。”我小声说道:“我刚生了孩子,还没有份正式工作呢,哪有那么多钱给您。”

 

  坐在旁边的肖山,一听就不乐意了,阴阳怪气的说:“姐,骗谁呢?我可听人说了,你现在给有钱人当保姆,一个月少说也得有万把块的工资,吃得好住得好。你再看看咱妈,连新衣服都没钱买,你也不怕人家戳你脊梁骨说你不孝顺。”

 

  一听这话,我脸直接气得通红,说:“你还有脸说!我哪个月没给爸妈打钱,你呢?上学被开除,整天就知道玩,天天在家吃白食,就是一废物,你有什么资格说我?”

 

  肖山满脸不在乎:“你能和我比吗,你就是一赔钱货,嫁出去女儿泼出去的水。我不一样,我是要传宗接代的,爸妈以后还不得我来养!”

 

  我气的说不出话来,颤抖了半天,才用手指着他:“我是赔钱货,那我老公给我的彩礼钱,我怎么一分都没拿到!”

 

  “够了!”

 

  我妈突然狠很一把拍开我的手,打断了我的话,脸色非常难看的说:“我也不想和你扯那么多,实话跟你说吧,你弟弟前两天打架把人打住院了,人家私了要两万块钱医药费,还有我和你爸年纪也大了,一人买份养老保险,你拿三万出来,差不多了!”

 

  我妈偏心的话说出来,我一下就受不了这样的委屈,眼泪直接下来了,哭泣着说:“我没钱!”

 

  这句话我没有骗她,我私房钱加起来也只有不到两万了。

 

  “没钱也不行!你是我闺女,也是他姐,这事儿你必须得办喽。你要是不给,我就问小强要去,我倒要看看他管不管丈母娘一家的死活!”

 

  我不想因为我家的私事给老公添麻烦,只好拦住我妈说:“妈,你别去找阿强。”

 

  “呵呵,我不去找他,那找你啊!那好啊,你把钱给我!”

 

  看着我妈蛮不讲理的样子,我心里跟被针扎似的痛,但也只能含泪答应。

 

  “好,我……我会尽快把钱凑齐。”

 

  “凑什么凑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钱,藏着掖着干什么?”

 

  说着,我妈居然要打开我的衣柜乱翻,并且我的弟弟也跟着一起,完全跟强盗一样。

 

  我深刻意识到就算现在把我那点可怜的私房钱给他们,他们同样还是会继续要求给三万块钱,那是我相处二十来年的亲人,没人比我更了解他们。

 

  我赶紧大喊道:“妈!你别这样,我已经答应给你凑钱了你还要干什么啊你!你这跟强盗有什么区别!”

 

  “老娘生你养你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?我不管,东西我可以不翻,三天之内把钱凑好。”

 

  “三天,我上哪儿去拿钱!”

 

  “那边要得紧,要不然就要把你弟弟送进劳改所,我能不着急么,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,你不心疼我心疼。”说着,我妈开始哭哭啼啼了起来。

 

  就是这幅样子,每次我弟犯了错,她都向着他,所以才让我弟越来越没出息,偏偏我妈还不听劝,觉得自己这样才是对我弟最好的。

 

  我头痛不已,好容易把人给劝走了,三万块钱却成了我肩上的重担,不敢让老公知道,怕他和我的感情出问题,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。我想到了陈寿,又怕他用钱让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。

 

  还能怎么办呢?

 

  我在客厅急得团团转,忽然想到了给我介绍奶妈工作的护士,立即给她打了电话问问她有没有什么门道可以多找点事情做。

 

  

  “你很着急用钱?”护士是个三十岁出头的女人

 

  “是……有一点。”我不好意思,之前就很麻烦她了,可我实在没别的法子。

 

  护士犹豫好一会儿,才勉强开口道:“其实我这里,还真的有份来钱快的活儿,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。”

 

  “什么活儿?我不怕脏不怕累,只要能尽快拿到钱,我都可以尝试。”我赶紧接话表决心,期待着护士能解决我的困境。

 

  “唉……我看你老实,本来没想跟你说这些,不过既然你主动找上我,我也想尽量帮帮你。上次给你联系的那个老师陈寿,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有钱吗?”

 

  好好的,怎么扯到陈寿头上?

  

  

  我一听到他名字,心里就突突几下,表面强装镇定道:“这我怎么知道,当老师工资应该还可以吧。”

 

  “说你老实你还真老实。就他那点破工资养家糊口都不够还有钱给孩子请奶妈?这么跟你说吧,他的钱来得都不干净,平时介绍女学生去一些私密场所做兼职。”

 

  “私密场所?”

 

  我有点蒙,但直觉已经告诉自己陈寿干的绝对是见不得人的事儿,也难怪他会对我做出那种事情来……我想到了昨晚的场景,心跳加快。

 

  “你可别跟我装傻,就是让女学生去做援交呗,自己从中间赚点黑心钱。”娟姐说得平淡,“你要真着急要钱,这是最快的渠道。”

 

  “娟姐,你别那我开玩笑了,我是有家庭的人,不可能出卖身体……”

 

  “别误会,我是让你给人当奶妈不是要做到底。这有钱人怪癖多,有些就喜欢喝人奶,回味婴儿时期,咱们都称这个是奶油,好东西,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

  “可我……”

 

  “我这儿正好有个客户着急要人,你就当帮帮我,刚好你还能拿钱,两全其美。”娟姐趁热打铁道。

 

  “可这要是被我老公知道了,我这不好交代。”我有些犹豫,迟迟不敢答应下来。

 

  “放心,你只需要过去把人喂饱了,拿钱就行。不会被发现。咱就这么说好了,我把房间号和时间发给你,回头你直接过去。”

 

  说完,娟姐挂断电话,把地址发了过来。

 

  我一看竟然就是今天下午在和悦酒店,刚好今天老公说他要去跑工程,晚上会晚点回来。纠结很久之后,我还是老老实实收拾东西出门,来到了和悦酒店2303。

 

  第一个“奶油”客户是一位姓李的老板,大概四十来岁,一开门就盯着我胸部看。

 

  “奶妈?”李先生问我。

 

  “嗯。”我被他炽热的视线看得不好意思,低着头。

 

  “快,快进来吧。”

 

  他抓着我胳膊把我拉了进去,视线依旧热切地落在我身上,尽管我低着头,也能感受到他那种略带饥渴的目光...

  “你到床上坐会儿,我想洗个澡,或者你要洗吗?”

 

  “不、我不用!”我吓得赶紧摇头,这点防备心必须要有。

 

  “没事,别担心,我会遵守规则,不会对你做过分的事情。只是我这刚从外地回来,浑身都是灰尘,必须冲个澡才能舒服。”李先生笑笑道。

 

  “那您去洗吧。”

 

  李先生进去之间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,仿佛在看一盘即将开动的美味晚餐。

 

  我没想到还要耽误时间,又不好意思阻拦,忐忑不安地坐在床沿上,不敢坐得太上去。浴室传来水声,透过毛玻璃门我能够看到里面晃动的影子,一想到这是个陌生人在自己一墙之隔的地方什么都没穿,我的心脏就咚咚跳个不停。

 

  “可以开始了。”十来分钟之后,李先生裹着浴袍出来,胸口敞开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两千块钱。

 

  把钱收下,我知道要认清自己的位置,不能得罪了娟姐的老客户,但羞耻感让我无法轻易敞开心扉,解开内衣的动作也慢得可怜。

 

  “我来帮你脱。”看我拖拖拉拉,李先生直接把我按倒在了床上。

 

  说着,他掀开我的衣服,露出被内衣包裹着的丰满,因为涨奶,我那儿比以前大了不少,胸罩显得有点勒,那一抹浑圆被挤在布料包裹的外面。那一瞬间,李先生的眼神变了,贪婪地盯着那里看。

 

  他像是在抚一件价值连城的艺术品,隔着内衣将大手覆盖在我的浑圆上轻轻揉弄。

 

  “嗯……”

 

  意识到自己发出闷哼,我赶紧捂住嘴。

 

  “看来你也很喜欢被我揉。”

 

  李先生一笑,我不争气地红了脸,耳根子都在发热,小声否认道:“我没有。”

 

  对方看破不说破,在隔着揉了几下后终于把手伸进去,那瞬间,粗暴的触感引得我浑身一颤,差点没忍住又叫出来。

 

  那里太敏感了,只要被人一碰,就会流出黏黏的汁液。

 

  李先生似乎挺惊喜,故意把手抬到我眼前,晃了晃上头白花花的东西,略带得意道:“你看看,这是你的奶,我刚碰你一下,就弄得满手都是,你尝尝味道。”

 

  我害羞地偏过头道:“太腥了。”

 

  看我不肯,李先生自己把掌心的奶给舔掉,略带兴奋道:“怎么会,明明是香甜的味道。”

 

  此时我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,浑身僵硬在床上,不知道该作何反应,内心早已崩溃时:他怎么可以这么享受地吃我的奶?

 

  不等我反应,李先生再次俯身在我身上耕耘,粗糙的大手覆盖在我那儿,弄地我浑身发热,只能紧紧地抓着床单。

 

  “别弄了……”我有气无力道。

 

  “我这是给你疏通,待会儿喝起来才畅快。别怕。”李先生另一只手也不甘寂寞,语气贪婪地赞叹,“你的胸长得真好看,我搞这么多次,都没搞到这么漂亮的,光是弄一弄就流出来了,还沾得我满手都是。”

 

  根本承受不住触感和语言的双重刺激,我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嗓音,身体却越发骚动,随着李先生的动作,我夹紧了双腿,胸膛情不自禁地往上挺起,像是想要摆脱这份刺激,又像是主动把自己送到他面前。

  

 

  

  他的呼吸变粗了,热气撒在我的胸口,滚烫得很。

 

  我的神志也随着他的动作渐渐飘远。

 

  “嗯~”

 

  一声又一声的暧昧声响从我嘴里传出去,我的呼吸变得急促,身下双腿交叠在一起轻轻摩擦,想要缓解那儿的空虚。

 

  太舒服了!

 

  李先生不愧是老顾客,不论是嘴上还是手上的技巧都非常棒,每个被他碰到的地方都会产生一股电流和酥麻感。

 

  “滋滋滋……”

 

  见我情动,李先生故意吸出声音来,水声滋滋,他也激动不已,大口大口喝着。

 

  “好喝。”借着间隙,他一边感慨,一边问道,“喜欢我这样吗?”

 

 

 

  “不、不行!”我猛地推开他,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,但抵不过他力气大,还没站起来就被甩回床上,震荡之间,李先生整个人压上来,将我的双腿分开。

 

  双腿暴露在外,凉凉的空气让我不禁起了层鸡皮疙瘩,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,我本能地夹紧了双腿,却无意间将他的手夹在大腿根内侧。李先生嘿嘿一笑,在我嫩肉上掐了掐道:“小丫头可算是开窍了,快点让我爽爽。”

 

  李先生用另一只手在我的小腹揉了揉,我嘤咛一声,受不住刺激无意识松开腿,便给了他可乘之机,他双手合力,直接脱下我的内裤,露出神秘地带。

 

  他是个中老手,又知道我是第一次出来“接生意”,所以很乐意跟我慢慢耗时间,做一些调情的动作,充分调动我的情绪....

 

  好舒服……有什么东西从身下钻了出来。

 

  李先生见我得趣,更加卖力地揉弄。

 

  我忍不住发出诱人的抗拒与申吟,可是身体却没有半点反抗的力气,只有双手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抓着雇主的肩膀,对着他张开双腿,闭上眼反而能更清晰地感受到他的炽热在我的下面试探。

 

  “我要来了!”说着,李先生一个挺腰。

 

  “咚咚咚……”

 

  恰巧这个时候有人疯狂敲门,吓得我俩够呛。

 

  “李成你个老不死的,王八蛋,给我滚出来!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里面,给老娘开门!”

 

  “我去,她怎么来了。”

 

  李先生顾不得那么多,立即套好衣服,带着公文包冲出去,把中年女人拦在屋外。我怕被人“捉奸”,也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身体保护起来。

 

  “老婆老婆,你误会了。”

 

  “这有什么好误会,你滚开,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狐狸精,敢勾引老娘的女人!”

 

  “没人,里面真的没人,走吧,咱们回家。”李先生把人强行推走。

 

  听见外面没动静了,我才敢站起来把衣服穿好。

 

  我把钱装好,心虚地从房间出来,确认走廊没人才一口气冲出酒店,下面黏糊糊的,内裤黏得很紧很不舒服,可我顾不得这么多,一心要远离这里,只能忍耐着身体的不适,加快脚步。

 

  就在我准备到路边打车的时候,却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从和悦酒店并肩走出来……

  一男一女正有说有笑地走出来,我呆立在原地,受到轰炸的脑袋一时间反应不过来——那不是我的老公向强和陈寿的老婆张玉萍吗!

 

  “今天公司有事,让我跑工程,晚上不回来吃饭。”

 

  老公的话在我耳边响起,可那个口口声声说着公司有事的人,此时此刻却跟别的女人一起从酒店出来,并且这个女人还是我认识的张姐……

 

  我不知道该作何反应,等意识到事情不妙想要追上他们的时候,他们却先后上车离开了。

 

  脚步停在半路,我眼睁睁看着那辆黑色轿车离我远去。

 

  一定是我想多了,肯定是我想多了!

 

  自我欺骗带来的安慰微不足道,我哆哆嗦嗦拿出手机给老公打电话过去,结果对方没接,我崩溃到快哭了,站在路边不知所措。

 

  “欸...我说你还走不走?”出租司机不耐烦地喊道。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相关搜索:
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栏目列表
    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