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恩网 ^_^ 好词好句好段好文章摘抄大全

奥恩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»网络»网络语言»

白浊灌满双腿大开贯穿&早晨起来他的那个还在里面

时间:2021-10-14 09:53:09阅读:

此时陈寿给张玉萍倒了杯热牛奶,用的是那个我给他挤奶的杯子,一副老公疼老婆的样子。张玉萍笑呵呵的接过,一口喝下,然后朝着安安这边走了过来,当她走了过来看见此时躺在睡里面的安安睡的正香的时候,脸上露出了无比幸福的笑容。

 

 

这个时候,我才轻松的呼出了一口气,想想要是刚才陈寿趴在我胸上的场景被张玉萍看见了,之后会发生什么,想想都觉得心惊胆战,后背凉凉的。

 

 

今天连番偷看到陈寿夫妻俩做那事,又被陈寿要求吃奶,两件事都很让人难堪,我有点坐不住,没过多久,我就和张玉萍告辞了,准备回家。

 

 

张玉萍也是个热心的女人,想留我在她们家吃饭的,我找了个要回家跟老公一起吃的理由拒绝了,所以她也就没有强留我。

 

 

当我回到家之后,老公也早就从工地下班了,他将我之前准备好了的饭菜端了出来,吃饭的时候,看了看我,笑呵呵道:“老婆,怎么样?还习惯吧?”

 

 

我避开他的眼神,轻轻说:“恩,挺习惯的,陈老师和张姐他们对我都挺好的!”

 

 

老公听了之后脸上露出了一阵憨厚的傻笑,笑的非常的灿烂,但是我看了看老公那粗糙的手以及被晒的很黑很黑的肌肤的时候,不知不觉,就想到陈寿许诺给我的五千块钱。

 

 

晚饭之后,当我准备去洗碗的时候,老公竟然突然直接从我的身后紧紧的抱住了我,一双手忍不住直接在我身上活动开了。

 

 

我红着脸问老公:“你干嘛呀?”

 

 

老公将他的脑袋紧紧的贴在了我后背,然后坏坏的笑着说着:“老婆,老公想你呗!”说完了之后,然后竟然开始去解他的皮带。

 

 

我害羞的说着:“你看,我们两个都还没有洗澡呢,身上都还是汗味!”

 

 

可是老公此时却像是一个调皮的孩子一样在那里央求道:“不,老婆,老公现在很想你嘛!”

 

 

老公说完了之后,就开始双手伸到了我的裤子那里,三下五除二竟然就将我的裤子给脱了下来……

这一晚,老公在我身上翻雨覆雨,等到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,我明显感觉有些不适,走起路来都不太利索。

 

 

但洗漱完毕后,我还是坚持去上班,只不过路上非常纠结。

 

 

一方面看到老公那么劳累,实在不忍心,想要减轻他的压力。另一方面如果通过出卖身体这种方式得到金钱,又觉得非常对不起老公。

 

 

陈寿要是再次提出那种请求,我到底答应还是不答应?

 

 

心情忐忑的到了陈寿家里,我压抑着各种纷乱的情绪,开始给安安喂奶。

 

 

安安被我搂在怀里吃奶,陈寿的大女儿陈笑笑今天礼拜天没去上学,在客厅里写作业。张玉萍则不知道在房间里面忙碌着什么。

 

 

闻言,陈寿有些失望,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,嘴唇动了几下之后却没有说出一个字出来,只是一个劲儿的盯着我看。

 

 

在他火热的目光下,我感觉浑身不自在,带着些警告和提醒意味的娇嗔一声。

 

 文学

 

“陈老师……”

 

 

被我提醒后,陈寿察觉到自己的失态,脸上出现一些尴尬之色,稍稍收敛了点,但还是时不时偷看我一眼。

 

 

见状,我轻轻揉着衣角,脸红红的低声问道:“陈老师,您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?”

 

 

我主动这么一问,陈寿脸色倒是变得有些不太自然了起来,尴尬的笑了一下,犹豫半晌后,似乎是无意的说:“楚楚啊,我能再喝点奶吗?我看你的奶水好像还有挺多的样子!”

 

 

说完,他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,等着我的反应,又补了一句:“医生说我的肠胃病还是挺严重的,要喝大量母乳调理,不然时间长了,会落下病根的……”

 

 

“啊!这么严重吗?”我惊讶的叫出声。

 

 

“嗯,医生是这么说的,我这也是老毛病了,你也知道老师的工作压力很大,每天上课都会吸入大量粉尘,还要经常熬夜批改学生作业,饮食不规律,这些对身体健康危害很大。”陈寿面色严肃的说:“我这两年经常腹痛难忍,有时候半夜都疼的睡不着觉。楚楚,你也不想老师出事吧?帮帮老师好吗?”

 

 

一听情况这么严重,我一下就为他担心起来,我强忍内心的羞意,想了一下然后轻轻地说:“那……那好吧,我再挤一点,好像还真的有很多呢!老师你放心,只要能帮的上忙的,我一定帮你!”

 

 

我说完,这次主动去拿到了刚刚的那个透明的玻璃杯,当我拿到了透明玻璃杯,正准备侧向一边去挤的时候,陈寿突然叫住了我。

 

 

只见陈寿走到他们的卧室门口,确认门关紧之后,又把我拉进另一个房间,站在我身边,用有些哀求的语气说着:“楚楚,那个...我能直接吃吗?”

 

 

当陈寿突然这么一说,我听见了之后整个人顿时像懵住了一样,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听错了,于是我转过脸来看着他,不敢置信地问着:“陈老师,你刚刚说什么?”

 

 

这个时候,陈老师看着我的脸蛋,在那里有些尴尬的笑着,却又重复了一遍说着:“楚楚,我是说我能够像我儿子一样直接去吃吗?”

当这次陈寿这么大胆直白的说完了之后,我的脸蛋刷的一下变得通红了起来,此时我根本不知道我该怎么办,慌张的手足无措。

 

 

他的这个要求不单单只是吃母乳了,还会和我有身体接触,而且那个部位除了自己老公,怎么可以让别的成年男人碰。

 

 

我羞涩的同时还带有些许愤怒,微微提高音量,怒声说:“陈老师,你瞎说什么呢!这绝对不行!”

 

 

此时陈寿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,但是他很快继续在那里哀求的说着:“楚楚,你就答应我一次,好吗?医生说了,直接吃和挤出来效果差的很大。老师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,但你是我的学生,连你都不帮我,我能怎么办?老师这也是没办法了啊!”

 

 

他的表情满是无奈,哀声请求的样子很可怜。

 

 

我相信了他的话,但还是过不了心里这一关,喃喃说道:“这不行……不行的……”

 

 

闻言,陈寿突然朝我跪了下来,眼泪直接出来了,哀声道:“楚楚,算老师求求你,我可以每月再给你加五千工资,你帮帮我?怎么样?”

 

 

看到他这副样子,我心软了,可是又怕对不起老公:“可是……可是被我老公知道,他会跟我离婚的……!”

 

 

陈寿急忙说道:“放心吧,楚楚,我发誓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!况且我只是想去吃奶,又不会做别的什么的,你就放心吧!”

 

 

这时候,我的思绪继续动摇起来,陈寿似乎已经察觉到了,于是他继续在那里说着:“楚楚,你就答应我一次,好不好?五千块钱我可以立刻给你,你拿着钱可以给老公孩子买衣服吃的,我只是想吃你的奶,你绝对不会损失什么的。你就答应我一次,好吗?”

 

 

此时当我想到我老公为了一家奔波劳累的样子,他每个月工资还不到五千,如果只是让陈寿吃一次奶就能赚到五千块钱,老公一定会轻松很多吧?

 

 

“嗯……”

 

 

于是我把心一横,然后强忍羞意的点了点头,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应了下来。

 

 

陈寿表情惊喜万分,似乎也没想到我竟然真的会答应,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,然后抬起头看了看四周,发现周围的窗帘已经拉的好好的,外面是没有人可以看见里面的,于是拉着我坐到了沙发边,然后慢慢的用手将我的上衣给掀了起来。

 

 

当他准备去掀起我的里衣的时候,不知道为何,我的胸口却跳动的十分厉害,我感觉我已经双颊绯红了,非常的害羞和紧张,愧疚感袭来,心里有很对不起老公的感觉。

 

 

而这个时候,陈寿则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我,手中还在继续撩我的衣服。

 

 

此时我的双眼已经完全不敢去看他的眼神,我只敢看向别处,还不到一分钟,陈寿就将我的里衣给掀了起来,他就蹲在我面前,双手在那里手舞足蹈了,想去抚摸又舍不得的样子,然后不停的在那里赞叹着:“楚楚,你真的是太美了”

 

 

他的夸赞我的脸蛋羞的更加通红了起来,胸口也跳的更加的厉害了,羞涩的同时还有点点自豪。

 

 

认真欣赏片刻后,陈寿终于有了动作.......

就在陈寿正准备张开大嘴要伸过来吃的时候,突然他们家客厅有了响动,顿时让我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赶紧将衣服给放下,而陈寿也显的非常失望。

 

 

他恋恋不舍的把手从我胸上收回去,然后给我使了个眼色就先出去了,我连忙收拾了一下稍显凌乱的衣服,也出了这个房间。

 

 

过了没一会儿,陈寿的老婆张玉萍从主卧里出来。陈寿脸上立即挤出了一丝笑容跟他老婆打了个招呼。

 

 

我假装站在了安安的睡床的旁边,不知道为什么,见了她有点心虚,老老实实的问候了一句:“张姐好!”

 

 

张玉萍看了看我说:“楚楚,今天怎么样?安安吃奶乖不乖呀?”

 

 

我微微的笑着说:“恩,乖,挺乖的,你看他吃饱了之后现在睡的可香呢!”

 

 

 

而此时坐在远处看报纸的陈寿,则时不时偷偷的朝我这边瞟了过来,每当他这样看一眼,我的心就咯噔咯噔的狠命的跳一下,总觉得他目光里蕴含着什么。

 

 

可能是我真的太担心,我怕陈寿看见他的儿子吃的那么香,他也一下子控制不住,要对我干些什么,那我该怎么办?

 

 

不过我的担心明显多余了,陈寿毕竟为人师表这么多年,这点自控能力还是有的,只是在悄悄偷看我,一直没什么可疑动作。

 

 

安安吃饱了之后,便很乖的开始东瞻西望了起来,一双小眼睛盯着我开始在那里傻傻的笑。

 

 

之后我将安安放进了那个睡床里面,这时张玉萍看见我喂完奶了之后,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了,原来她在里面忙着做面膜,脸上贴着好多块的黄瓜,薄薄的,一片一片盖满了整张脸。

 

 

跟张玉萍道别了之后,然后我又跟陈寿道别,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打了个招呼:“陈老师,那我先回去了哦,再见!”

 

 

陈寿淡淡的微笑着看了看我说:“我送送你吧!”

 

 

听到他突然说要送送我,我的心一下子砰砰乱跳起来,连连摆手说着:“哦,陈老师,不用了,我自己能回去的!”

 

 

而此时,陈寿好像没听懂我的拒绝一样,已经从沙发上面站了起来了,他挥着手说:“我就把你送到电梯门口那里!走吧!”他说完了之后直接挥手示意我往那边走去,根本容不得我多说一句话。

 

 

他这样,我只好老老实实的跟在他后面往门外走去。

 

 

来到电梯口等电梯,周围一个人都没有,在等待电梯的时候,陈寿特意走了过来,靠我靠的很近,我微微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,有些不敢去看他,我隐约能感觉到,他一直在观察我。

 


相关搜索:
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栏目列表
    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