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恩网 ^_^ 好词好句好段好文章摘抄大全

奥恩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»网络»网络语言»

系统升级取液小说_夹缝生存顾青阳夕瑶在线阅读

时间:2021-07-05 14:42:24阅读:
楚天刚要说话,就被老赵先插嘴说道:“邹武,你可能还没搞清楚事情的严重性吧,如果今天不是我在这呢?那娜丽是不是就要落入你的魔爪了?你的眼里,还有没有王法?”

“赵哥,对不起,我以后再也不敢这样了。”邹武不停地给我道歉。

老赵拿出手机,就要报警,这种人渣,是绝对不能原谅的,否则以后被他祸害的人只会更多。

 文学

“你实在是欺人太甚!”

邹武见到事情已经没有逆转的可能,便发起狠来,他捡起地上的匕首,又朝老赵冲了过来。

“找死!”

楚天最先反应过来,他的身手也相当不错,邹武身影刚动,他却已经挡在老赵面前,朝着对方下盘就是一个甩腿。

至少在这方面,他比他哥是强太多了,楚峰那家伙,绝对没这么好的身手。

邹武被制服后,就给五花大绑了起来,再也没有反抗的机会,而警察也很快地来了。

很显然,对于这种坏人,警察那都不知有他多少案底,而加上楚天的一些供词,都足够让邹武把牢底坐穿了。

不过楚天也被小小地牵连了一些,一直去录口供到傍晚才放出来。

老赵给他哥解释了下,才免得误会。

“赵叔,谢谢你。”

回到家后,娜丽终于像是松了一口气。

“不用客气,以后交朋友,要先了解对方是什么人,这次还算运气好,下次可就不一定了。”老赵严肃地说道。

确实要不是楚天正好在那,老赵就算能带着豹子压住邹武的气焰,但始终还是留有后患的。

这种在道上混的人最为记仇,明的不行就来暗的,烦也烦死你。

娜丽点点头,红着脸说道:“赵叔,我不知道该怎么谢你,如果你对我的身子还算感兴趣的话,我可以……”

老赵愣住了,没想到她会这么说,上次和她发生关系纯属意外,现在老赵绝对不会再犯错了。

因为老赵和她之间没有感情,这种不明不白的交易,那不是害人么?

“你如果真要谢我,以后就别再搞出这种事,我管的了一次管不了二次。”老赵说道。

娜丽却好像是铁了心要这么做,竟然还一边说话一边脱起衣服来:“叔,我是自愿的,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。如果不好好谢你的话,我心里也会内疚的。”

“娜丽,请你自重一点!”老赵大声说道。

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能不能好好珍惜自己?”

话虽这么说,可是当她裸露出自己的娇躯,老赵竟然有种莫名的激动,因为,老赵对这具身体有那么一点想念。

“叔,我不想欠你什么,包括人情。”

“你这样做,会后悔的。”老赵知道自己已经没办法改变她的想法了,毕竟她也是个成年人,会自己思考。

娜丽认真地答道:“我不会后悔的,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,我对你,总归是有感情的。”

好吧,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,老赵也没办法反驳。

于是,老赵拦腰抱起她,慢慢地走进了卧室。

“我能叫你赵哥吗?”娜丽害羞地问道。

“当然可以,只要没有外人,你想叫我什么都行。”感受着散发着青春气息的肉体,老赵一下就扯旗了。

也许,自己会由此和这个难搞的女孩发展出一段新的关系?

“赵哥,轻一点好不好,我还没有习惯这种事。”娜丽轻声哀求着。

老赵把她放在床上,笑着说:“现在后悔还不晚,我可不会怜香惜玉。”

娜丽紧张地闭上了眼睛,说:“那你就随意好了,其实,其实我也蛮想念那种感觉的,只不过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去试而已。”

“小妮子,没想到你还挺开放。”老赵不由大笑起来。

娜丽说:“那也只是因为对象是你,换了别人我肯定不行。你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,人好,还很帅。”

“哈哈,那个邹武可比我帅多了。”我调侃了一句。

“他没你有男人味,而且他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,就想着和我做那事,你却很关心我,我看得出来。”娜丽说。

老赵不解地说:“呵呵,你也不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,万一我是伪装出来的呢?”

“不会,我看人很准的,你肯定不是坏人,不然小韵姐也不会那么依赖你了,我可从来没见过她对谁有这么尊重。”

娜丽应该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孩,但是她不说,老赵也不可能知道。

接触了这两次,老赵尽管觉得她很难搞,但能感觉到,她也不是属于无可救药的那种。

要说调皮,吴雅可比她调皮多了。

“你父母是干什么的?”老赵随口问道。

娜丽躺在我的怀中,眼眶有些湿润,似乎这个问题,问到了她的伤口上。

“如果不想说就算了。”老赵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长发。

“也没什么不好说的,我是个农村孩子,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,我妈和一个有钱的男人好上了,是我爸爸辛苦把我带大的。”娜丽果然有一段伤心的往事。

“你爸爸现在还是在农村讨生活?”

“嗯,上次他生了病,也没钱治,所以我才去借了那么多钱。不过现在好了,他又能做事了,一定会慢慢把你的钱还上。”娜丽说出了自己借钱的原因。

原来这是一个大误会,她借钱是有这种原因的!

这让老赵对娜丽的印象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,以前的偏见通通都抛到了脑后。

不过,她穿着这一身衣服挺贵的,以她的家庭条件,是怎么做到的?

“这都是我爸疼我,他挣到的钱,不是给我买好吃的,就是给我买好看的衣服,但其实他穿的衣服都打着补丁呢!”娜丽看出了老赵眼中的疑惑,连忙解释了一番。

“你有一个好爸爸,现在他的病完全根治了吗?”老赵不由问道。

“还没有,只不过是没那么严重了。”说到这,娜丽不由抹了抹眼睛。

娜丽听老赵这么一问,带着些许期待地看向我:“赵哥,我都差点忘记你是医生了,你能帮我爸爸治病吗?我知道他是心疼钱才没有继续住院的,只要你能为我父亲治病,我给你做牛做马都愿意。”

“傻孩子,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,更别说你是刘韵的朋友了,这个忙我会帮你的。”

“上次来我就想问的,但是当时我太慌张了,所以就没想起这个事。”娜丽想到那天晚上的事,不由又有点脸红。

“哎,其实我到现在都没想通,你为什么会同意那样做的,当时咱们可是第一次见面。”老赵问道。

现在老赵就更加疑惑了,娜丽明明就不是那种会用身体来做交易的人,怎就那么容易献出了自己的第一次呢?

老赵知道这里面有刘韵的问题,难道刘韵是为了帮助她,同时也想报答我吗?

“小韵和我是最好的朋友,我们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秘密,上次之所以那么做,主要是你是个好人,小韵想报答你,可却想不到办法,所有这一切的都是我出的主意。”娜丽低着头说出了原因。

“你帮她把豹子给教训了,并且认她为干女儿,而且她主动献身时,你也没有要,我也想用这个办法,可是小韵说什么都不同意,她说现在你是她的干爹,她不想帮我欺骗你。”

原来老赵误会刘韵了,整个事情的幕后策划者,却是这个看着不起眼的落难女孩。

娜丽见老赵没有生气,便继续说道:“当时,我也很需要钱,小韵把银行卡给了我,可是我不能要,从小我爸就说,钱好借,情难还,如果别人帮助了你,你就要立即还回去,不要欠任何人什么,穷,更要有志气,所以我才想出了这个办法。”

“你父亲说的就全是对的吗?你知道不知道,因为他这种思想,反而是害了你。”老赵有些生气地说道。

“不,他是对的,他说得什么都是对的,但是给了你,我不后悔,因为我能感觉到你是个正直的人,而且,我相信你是不会抛弃我不管的。”娜丽深情地看着老赵。

娜丽慢慢地抬起头,香唇朝老赵凑了过来。

老赵的欲火马上就被点燃了,原始的本能让老赵忍不住让这个吻变得更加激烈起来。

娜丽哪里有这种经验,没一会儿便已经开始娇喘起来。

老赵发现她的身体非常敏感,只要轻轻触碰,便能让她浑身颤抖起来,这让老赵变得更加禽兽。

食髓知味,在老赵的挑逗之下,很快娜丽便陷入了爱欲的狂潮之中,叫得一声比一声更大。

第二天清晨,老赵都还没醒,娜丽却已经在他身上开始摩擦了。

“赵哥,我又想要了。”娜丽娇嗔着。

老赵邪笑着问道:“你不会是天生欲女吧,这才过多久?”

“就是想要嘛,赵哥~”娜丽竟然用手去弄老赵的大家伙,显得很是熟练。

老赵知道这是展现男人雄风的最好时机,便翻身把她压住,又提枪上马了。

两人的荒唐一直持续到下午才结束,令老赵惊讶的是,和娜丽这么闹居然让他更有精神,倒不是那么疲累。

难道,这女孩子是传说中能滋补男人的尤物?

好不容易离开大床,刘珊的电话打了过来,她告诉老赵今晚不回来了,药厂有事情要处理,但却没有告诉老赵是什么事。

为了方便,晚上吃的就是火锅,买来食材,然后往沸腾的锅里一丢,就可以大快朵颐了。

但老赵和娜丽却吃得很开心,也吃得很饱,这和过去的十几个小时里消耗了太多体力也有关系。

吃完饭后,老赵本来是想送娜丽回去,可是她却不愿意,非要继续留在这儿。

“那你明天请个假,我和你一起去看看你爸爸。”既然碰巧,那就正好去解决事情。

“好的,谢谢你,赵哥!”娜丽开心地挽着老赵的胳膊。

“没事,现在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了。”老赵笑着说道。

不知不觉中,老赵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人。

哎,哪怕她说的这一切都是谎话,可她献出的第一次却千真万确,自己如果对她不闻不问,那就太绝情了。

这个夜晚,注定又是满室春色,炮火连天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娜丽就已经穿戴整齐地等着老赵了。

她的老家,离这儿倒是很远,因为读大学的关系,她才有机会出来,不然很多村里的年轻姑娘都是随便找个人给嫁了,一辈子待在农村。

所以说,有时候命运是很奇妙的。

老赵和娜丽转了两次车,然后最后一程,还是坐了她们村一个出来拉货的拖拉机才得以到达目的地。

这村子很穷,比王雪她家就差劲多了,村里最好的房子居然还是用水泥随便堆出来的。

而娜丽家,还是最老的那种砖木房,看着都摇摇欲坠。

“爸!”

刚到门口,娜丽便松开我的手冲了进去。

里面迎出来一个农村汉子,虽然看着挺结实,不过已经有些白发,真不敢相信他的岁数比我还要小。

“小丽你怎么回来了,你不是应该在上课吗,是放什么假?”汉子亲切地抱住娜丽,一脸关爱地问道。

“没有,我请假了,爸,这是小韵的干爹,是很厉害的医生,我请他回来帮你治病。”

老赵走进院子后,娜丽拉着父亲走过来,向他介绍了一番。

“你好!”老赵伸出右手就要和他握手。

娜父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老赵,才伸出手用自己衣服擦了擦,结巴地说道:“哦,赵、赵医生,你好,你好。”

娜父领着老赵进了屋子,显得很是局促。

屋子里还有两个老人,老赵一看就知道他们的身份了。

“这是我爸妈,也就是小丽的爷爷奶奶,他们岁数大了,耳朵也不好使,你不用管他们的。”娜父果然这么说道。

“叔叔和阿姨都多大岁数了?”老赵问道。

“都快八十了,那个,我叫你赵哥吧,赵哥,你过来也累了,先去别屋休息一下,晚上咱们好好喝两杯。”娜父说道。

“爸,你又想喝酒??”娜丽突然从身后走了过来,手里端着一杯茶水递给了老赵。

“远来是客,我能不招呼客人吗?”娜父的语气有些不自然。

老赵想平时娜丽没有少管他喝酒的事,但他肯定也是忍不住的。

“哈哈,行,那我先眯一会,晚上咱哥俩好好喝几杯!”老赵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老赵接过娜丽手里的茶水,喝了两口后放到一旁的桌子上。

“小丽,带你赵叔去你那屋休息吧,这屋有些乱。”娜父指了指面前的两个老人。

娜丽抬着看了看老赵,脸红了起来,轻声地说道:“赵叔,走吧!”

说完,她拉着老赵的胳膊,向着她的房间走去。

娜丽的房间并不在这个房子内,而是院子里的另一间房子。

走进这个房子,里面的摆放的东西都是几十年前的,可以看得出来应该是当时结婚的布置。

“这是当初我爸和我妈结婚时的房子,那会儿我家还挺好的呢。”

娜丽猜到老赵想问什么了,还没等老赵问,她就先说了出来。

进到里面的卧房时,现代化的东西才出现在眼前,电脑,液晶电视等等基本上都有。

“这些都是我爸买的,也就只有我回来,这些东西才会被用起来,要不然他才不会用。”娜丽说道。

“赵叔,你睡一会吧!要不我陪你睡?”娜丽上前抱着老赵,轻声地说道。

“你胆大可真不小,你不怕你爸爸看见。”老赵在她的额头上敲了一下。

“放心吧,他现在应该是去乡里了,你刚才没听到锁大门的声音吗?”娜丽说道。

听她这么一说,我才想起来刚才进这个房子后,还真听到了锁着的声音。

“他把锁上了,咱们怎么出去呀?”老赵不解地问道。

“他这是养成习惯了,你还没回答我呢,我陪你行不行?”娜丽撒娇地看着我,胸前已经不停地摩擦起来。

“你要是不怕的话,我还怕什么?”

说完,老赵抱起她倒向了床上。

这可真是个小妖精,被开发出了真正的天性后,便放得比谁都开,吴雅比起她也只能甘拜下风。

事后老赵便迷糊睡去,当娜丽把他叫醒,已经是接近晚上了,娜父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,还拿了两瓶高度酒。

吃饭的时候,覃生亮不时地提起以前的事情,同时,他还说读个大学不容易,希望女儿以后别再回到穷山沟了。

旅途的劳累让老赵有些不胜酒力,所以这个晚上没有发生其他什么事情。

第二天醒来,老赵才恢复精神。

吃过午饭,老赵为娜父和他父母做了个简单的检查,并且写了个药方,让他们分别服用。

其实他们都不是什么大病,慢慢调养还是可以好起来的,只是耳聋确实没法治了。

本来打算下午就走,可是娜父死活不让老赵走,最后又在他家住了一晚,这个晚上又是喝醉了的。

送娜丽回去学校,已经是第三天的事情了,老赵和娜丽分别后,又回到了村里。

“赵叔,你干什么去了?”当老赵打开家门时,吴雅一下子就扑了过来。

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,她们几个呢,我不是告诉王雪我有事出去了吗?”老赵往屋里寻找着王雪等人。

“小雪姐去亲戚家了,小韵和孙浩跟着去了,说是过去吃大河鱼。”吴雅挽着老赵说道。

“那你怎么没去?”老赵放下手中的包,搂着她坐到了沙发上。

“想你了啊,可是回来一看你居然不在家,小雪姐就说你去外面给人看病去了,哎?你身上怎么会有女人的味道?”

吴雅刚开始还没发现什么,可是一靠近老赵怀里,就嗅到了什么气味,其实老赵都怀疑她是不是真的闻到了。

但老赵做贼心虚,只能笑着说:“怎么可能,除了你们还有谁能看上我这个老家伙。”

吴雅瞪了老赵一眼,才说:“哼,最好没有,否则我和小雪姐让你好看。”

老赵尴尬地笑着,不知道应该不应该告诉吴雅这次到底去干什么去了。

最后老赵还是鼓起勇气把娜丽的事情告诉了吴雅,包括上次她来借钱的事情,当然,老赵把和娜丽上床的事情隐瞒了下来。

老赵也不怕吴雅去问刘韵,因为刘韵是不可能告诉她所有事情的。

吴雅听完后,小眼珠又转了起来,她挥着小拳头问道:“你和那个娜丽真的没有关系?”

“真没有,我有你们就足够了,怎么可能见一个喜欢一个。”老赵心跳都开始变快了,真怕她发现点什么。

“那这样是最好的,不过你最好别让小雪姐知道,她如果知道了,那后果可比我这边还要严重。”吴雅嘟着嘴说道。

“你是不是想要了?”老赵吻上了吴雅的香唇。

吴雅微微笑了起来,开始热情地回应老赵,她还是一如既往的迷人。

“赵叔,我们药厂现在虽然在赚钱,但是产品太单一了,以后可能会失去市场竞争力。”

云雨之后,吴雅才说起了正事。

“你有什么想法吗?”老赵问道。

“你有没有什么特效药,反正要市面上没有的,能独当一面的。”吴雅认真地问道。

老赵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有什么好的药方,毕竟我也不是什么真正的神医,所依靠的也只是经验和阅历而已。

等到吃完饭,老赵去翻以前的笔记,心里才稍微有了点数。

“你眼睛在乱看什么呢?”吴雅瞪了老赵一眼。

“你说呢,我的小妖精。”说完,老赵便用大手探了过去。

“讨厌,等一下,正事还没说完呢。”吴雅用力地推开他。

“还有什么事?”老赵问道。

吴雅认真起来:“赵叔,这次我跟小雪姐商量了一下,准备把股份重新分配,珊姐有三成,小雪姐是六成,我这一成也是你白送给我的,所以我和小雪姐的意思是想把珊姐手里的股份收回来!”

“什么,不行!我不同意,这样对得起刘珊吗?”老赵大声说道。

这么赤裸裸地抢走刘珊股份,她心里会对自己怎么想?再说了,老赵还得靠她哥那边的灵芝赚钱呢。

“你先听我说完!”吴雅抱紧了老赵。

“小雪姐也不同意,但是你们没感觉到刘珊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刘珊了吗?她变了,她给我的感觉和以前完全都是不一样的。”

刘珊确实变了,这一点老赵不否认,以前没钱的时候,她很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农村女孩,加上女大学生的身份,也没有让人觉得什么;现在有钱了,她开始追求不一样的东西,包括吃穿都是上了一个很高的台阶,或许就是以前穷,所以现在才这样的呢。

“赵叔,你一定要相信我,我看人可是很准的。”吴雅说道。

老赵的直觉告诉他,自己该相信吴雅,可是老赵的经验又告诉他,他该信任刘珊。

“先不说这些了,就算咱们有这个想法,但刘珊未必肯让出股份啊,难道还能强迫她不成?咱们这事还是从长计议,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开心一下,别去想那些烦心事。”

说完,老赵便朝吴雅扑了过去。

吴雅闪避不及,半推半就地被老赵压在床上,又是一室皆春。

几天后,老赵把所有人聚在一起开了个会,同时暗暗观察刘珊的表现,但她却表现得很正常,老赵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娜丽的事情老赵告诉了刘韵,并且之前借给娜丽的钱也打算不要了。

刘韵听后就一直笑,也不知道她在笑什么。

好吧,自己现在的女人算是越来越多了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尽管老赵过着几乎三点一线的生活也很充实,但药厂和灵芝生意却是越搞越好了。

特别是王雪,现在已经俨然成为了小镇之星,很多领导都非常看好她,说她将来一定是个大企业家。

跟着获利的人可不少,但是刘豪那边,他每月都能往银行存个几十万进去。

这一天晚上,老赵刚下班回到家里,刘珊便打来了电话,问她能不能来老赵这。

老赵想可能是太长时间没有见面,刘珊想自己了。

这天晚上正好没人,所以老赵也不介意她来和自己共度春宵。

进屋后,刘珊就抱住了老赵,疯狂地吻着老赵。

“骚货,干死你!”老赵大吼一声,便把她给掀翻了,从后面发起进攻,毫不留情。

在这种近乎暴力的交欢中,老赵总是能得到特别的乐趣,简直是像上瘾了一样。

“砰!”

卧室门被人重重地推开。

是王雪,她居然突然过来了,这让老赵根本来不及反应,就见到她捂着嘴离开了。

老赵快速地起身,可是又被刘珊拉了回去。

“你干什么?”

“王雪来了,你没看见吗?”老赵问道。

刘珊抬头向门口看去:“哪有人呀,你是不是眼花了?”

她真的没看到吗?

“想什么呢?快点弄我!”

刘珊说完直接把老赵按倒在床上,又坐了上来。

迷迷糊糊中,老赵被电话铃声吵醒。

“干爹,你在哪,小雪姐收拾东西走了!”刘韵在电话里焦急地说道。

当老赵来到王雪家,发现这里已经空无一人,桌子上只有一封信和一叠资料。

王雪在信里写道:赵叔,谢谢你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爱,什么是伤害。

我爸伤害过我,因为我曾经崇拜过他,不过他带给我的伤并不痛苦。

而你呢?你以前说过不会再让我受伤,可你却是伤害我最深的那个人。

今天晚上的事情,我无法原谅你。

对不起,我走了。

咱们走到一起本身就是一个错误,为何还要苦苦支撑。

一个深爱着你却又被你伤害的女人,王雪。

“爸,这是小雪姐给你的。”

刘韵递过来一件衣服。

当老赵看到那件衣服时,便更加伤心欲绝了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
相关搜索:
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栏目列表
    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