奥恩网 ^_^ 好词好句好段好文章摘抄大全

奥恩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»网络»网络红人»

大象北上看似浪漫、实际悲壮;“大象去哪儿”的连续剧

时间:2021-06-10 10:57:43阅读:

故土变迁,新家难寻。

我们担忧着再向北,气候变冷,便再没有适宜他们居住的家园了。但是大象却未必清楚。

他们的去路和归途一样模糊。

不知到何时何地,大象们才能结束流浪,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家园。

这半个月来,相信有不少朋友都和我一样,每天起床第一句,先看一下“大象去哪儿”的连续剧。

“断鼻家族”北上这一路,诞生了不少精彩的故事(抑或是事故)。

至于大象到底为何北上?网友们也给出了自己的见解:

去昆明求编制、去三星堆祭祖、最终目的地也许是“牵象之地”大河南……

不过,乐归乐,这一场大象家族的北上长征,细细想来,却是一件很严肃的事:

断鼻家族”吸引媒体的注意力是从今年4月抵达玉溪开始的。短短40余天,一家象肇事500多起。

 

不过,对云南本地人来说,野象进城并不算特别新鲜的事儿,这一家16口的奇幻之旅,其实从去年3月就开始了。

 

他们出发的原因,根本就不那么浪漫,甚至有几分悲壮和挣扎。


〓 午睡时,母象们把小象护得严严实实,充当护栏

他们进过一户人家,用象鼻子虐了猪圈里的两头猪。

他们还偷喝居民家里的水,拧开水龙头一顿畅饮,走时却不记得关上,空留“节约用水”的标语。

他们还给一家农户的看家黄狗造成了强烈的心理阴影,狗狗至今仍旧不敢吃饭——有新闻把这只黄狗称为最大受害者,其实还不是,最大受害者要数被野象踩死的两只鸡。当时一头野象踢开了村民的院门,鸡笼里原本有四只鸡,其中两只被一脚踩死,一地鸡毛。

鸡终其一生,就算畅想过千百种归途,恐怕也想不到自己会丧命在象脚下。时代的一粒灰,落在鸡头上,变成了3吨重的大象。
 

今年4月,有两头大象在玉溪的农户家里喝了烤酒,之后便脱离大部队,结伴回了普洱。

 

剩下的15口,浩浩荡荡地继续北上,途径石屏和玉溪,最终逼近了昆明

先来看那两头离群的大象,为什么他们就能毅然折返?他们是因为察觉路线不对劲早早脱离队伍打道回府吗?还是烤酒喝得上头,耽误了和大部队会合?

都不是。

最根本的原因是——他们是两头成年公象,本就不属于象群。

大象通常生活在母系社会族群中,由一头祖母级的母象带领。小象从出生开始,就是由它的妈妈姨姨和姥姥照顾。

学术上,这种族群被称为“聚合分离型”,母子关系是核心。族群的外围是松散游荡的年轻公象,随着年龄增长而愈发独立。而成年和老年公象都是独来独往的。这是大象避免近亲繁殖的一种机制。

外来的单身汉俱乐部公象,会在母象发情时加入象群,事了便卷卷鼻子,拂衣而去。

离开象群的那两只,是成年的年轻公象,也许他们正要学着独立生活,也许他们原本就来自其他族群,完成了自己的使命,正要自行离开。但不管是哪种情况,都不是觉得头象的领导不靠谱,也不是因为喝酒误事。

再来看象群整体,时至今日,我们都无法准确地知晓大象为何而来,最终又要去往何方。

 

 

“断鼻”这一族生活在保护区里,应当是在周边栖息地没有足够生存资源的情况下,头象想带着他们寻找新的生存空间
说到底,浩浩荡荡的大象奇幻之旅看起来浪漫,但其实一直在无序游走状态,颇有几分悲壮——
大象没有自己的家了,他们也不知道新的家会在何方
 

 

 

说到底,浩浩荡荡的大象奇幻之旅看起来浪漫,但其实一直在无序游走状态,颇有几分悲壮——大象没有自己的家了,他们也不知道新的家会在何方

相关搜索:
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栏目列表
    热点内容